世界不是一个时钟机构 – 物理学家思考时间

ANTON ZEILINGER博士,教授

奥地利维也纳科学院量子光学与量子信息研究院院长

现代物理学把时间视为第四个时空维度。因此,空间与时间构成一个单位。没有绝对时间这种东西 – 时间是时钟测量出来的东西。凡是依存于时间的过程都可以用作时钟,包括生物过程。作为科学术语,时间由星星的运动演进而来。一直以来,它们都是最准确的时钟。今天,原子钟被认为是准确测量时间的参照物。

它们利用大自然界定原子能量差异的精度。最精密的原子钟10亿年仅有1秒钟误差。这种准确度可以用来测量大自然中的常数,并制定自然法则的精度。

最短的时间单位是普朗克时间。普朗克时间用发现量子物理学的麦克斯·普朗克的名字命名。它仅仅测量5.39106 x 10-44秒。还有普朗克长度,这是最小的长度单位。凡是小于普朗克时间和普朗克长度的东西都称为量子泡沫。这是时间和空间失去全部意义的区域。

时间有无开端和结尾是一个有待解决的问题。根据绝大多数物理学家都赞同的大爆炸理论,大爆炸标志着时间的开端,换言之:在此之前没有时间;这是时间开始之处。宇宙是否会停止存在,时间是否会随之而停止,也同样是一个有待解决的问题。要回答这个问题,必须知道宇宙中到底有多少暗物质和暗能量。

混沌是有规律的时钟机构运动的反面。这个词用于描述运动不可预知的情况,或即使可以预知也仅短时间存在的情况。这适用于天气和道路交通等。

从我个人的角度来看,我觉得时间与重合之间的关系最有意思。发生的每件事情是否都有前兆?都有因果关系?根据量子物理学,这不适用于单一的事件。因此,世界并不是一个根据既定的规则运行的时钟机构。

返回目录